蓝江: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生命政治

发布时间:2018-05-02浏览次数:1668

4月20日下午,南京大学哲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蓝江应邀在文沛楼二楼会议室作了主题为“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生命政治”的学术讲座。

此次讲座分为三个部分。第一部分,蓝江教授阐述了“生命政治学”概念的意义以及福柯语境下的“数字与生命政治”。第二部分讲述了数字资本主义时代对人的生存方式的影响。第三部分讲述了生命政治学与数字资本的关系。蓝江教授首先举了影片《健忘村》的例子,影片讲述了一整个村子的村民意外集体失忆的故事,从而每一个村民都成为了无差别的个人,这种抹除记忆的行为也与福柯的生命政治学的方法有共同之处。“生命政治”的概念由福柯首先提出,生命政治学是生物学与政治学结合的产物,它通过把人理解为人口统计学上的“一”,即数字化、标准化和形式化的个人,从而实现生命政治对人的治理。蓝江教授认为,人的身体从来不是纯粹自然的,而是社会塑造的结果,人们看似自由实而被动地在社会中接受着潜移默化的改造。蓝江教授通过支付宝、淘宝、人工智能等生动、贴近生活的例子,说明了数字时代对人的生存方式以及人与人的关系带来的改变。同时,蓝江教授认为在大数据时代,数字资本已经成为一种对人们的生产和生活产生影响的资本形式。

讲座中,蓝江教授对“生命政治”这一范畴进行历史学梳理,以《利维坦》一书的封面图画为例,引出对“生命政治”、“生命权利”的思考,一种医学角度切进的政治学,强调医学与现代政治学的密切关系。继而谈到福柯语境中的“生命政治学”,生命政治学是生物学与政治学结合的产物,人的身体从来不是纯粹自然的,而是社会塑造的结果。蓝江教授援引道南昌“新生活运动”,表示“新生活运动”折射出的是主体出了问题,“身体”在这里是被塑造的,移风易俗实际是被塑造的现代性身体问题。福柯的《规训与惩罚》中“规训”旨在发展现代性主体,规训技术的应用是对所有主体的制造,使得现代性的主体、现代性的身体与现代制度相契合。接下来蓝江教授谈了数字资本主义时代治理术的生成。数字资本主义时代背景下,个体差异性逐渐湮没在无差别的“一”中,数字方式的崛起对人的实际生存方式的挤压,对身体的“此在性”空间的挤压成为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。数字资本主义背景下,主体渐处于无意识的“被治理”状态,主体独立性丧失,沦为更大母体的分支。在大数据时代,数字资本已经成为一种对人们的生产和生活产生影响的资本形式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